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亚博2022最新首页登录|最新版首页

拉斐尔作圣乔治屠龙扬名英格兰米开朗基罗生嫉妒怀疑被抄袭

几乎从儿时起,那些深陷于他指甲缝中的颜料就没机会被洗干净过,即便是当他成年后,在欧洲最顶级的社交圈与各类雇主、富商、交际花们应酬之际。

37年的时光所呈现的才华与智慧,如今被集中展示在梵蒂冈博物馆那四个所谓“拉斐尔房间”中。

此后的数代画家,都视此处为圣地,奉画作为圭臬。到了19世纪,当西方绘画想要有所突破时,人们才发现由拉斐尔所制定的审美观和创作规则早已顽固地留存在世人的脑中,想要对其超越又有多么困难。他们或是膜拜、或是不屑、或是绝望。

也有人对这四个房间深恶痛绝,一位英国艺术批评家曾写道:“欧洲艺术的厄运始于那个房间。”正是因为拉斐尔的作品过于完美,他的追随者们都模仿其技巧和形式,反而忽略了表达自我真实的感受;另一部分画家还组成过“拉斐尔前派”,他们认为应该重返拉斐尔以前,注重对自然真实的观察,而非理想化的描绘。

先提到这部分后话,是想说明拉斐尔对西方艺术所产生的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尽管他只活了37岁。

上回说到,大约在1506-07年间,23岁的拉斐尔在故乡乌尔比诺首次得到教皇尤里乌斯二世的召见。

与他同时被召见的还有包括当时教皇的财政主管阿戈斯蒂诺.吉基,以及另一位刚崭露头角的外交家巴尔达萨雷·卡斯蒂利奥内。

巴尔达萨雷仅比拉斐尔大5岁,他于1478年出生于曼托瓦(Mantua,注意不是威尼斯西部那个帕多瓦)一个贵族家庭,1492年被父亲送往米兰大学就读,之后一度进入米兰大公宫廷学习礼仪。

巴尔达萨雷在米兰的成长时期,正是达芬奇和米兰大公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的黄金岁月,达芬奇正是在这段时间完成了《最后的晚餐》。在米兰宫廷中学习礼仪的巴尔达萨雷与达芬奇应有谋面之缘,但此后他们的人生并没有产生交集。

1498年,法王路易十二占领米兰后,卢多维科开始了流亡生涯,达芬奇为躲避战乱移居威尼斯,后来又滞留于曼托瓦,此后返回了故乡佛罗伦萨(见第四十六篇文章:查理八世遗恨“骑士梦”,达芬奇晚年遇贵人)。

这段兵荒马乱的日子中,21岁的巴尔达萨雷因父亲病故,也不得不返回曼托瓦继承家业。过了三年,前文提到的凯撒.波吉亚攻占乌尔比诺,当时的乌尔比诺公爵圭多巴尔多来到曼托瓦避难,与巴尔达萨雷首次见面,任命他为大使出访波吉亚军营。

虽然这次谈判无果,但他获得了圭多巴尔多的赏识,此后正式加入了乌尔比诺宫廷,成为一名外交官。

1504年,英王亨利七世授予圭多巴尔多最高骑士勋章和嘉德勋章。1506年左右,公爵命巴尔达萨雷赴伦敦,接受亨利七世的授勋,为了表示感谢,特地赠送了对方一幅拉斐尔所作的《圣乔治屠龙》,这时拉斐尔虽然还没有到罗马,但他的画名已借此远播英格兰。

此前我在第六十一篇文章《解锁米开朗基罗与拉斐尔名中的天使含义》中,介绍过圣乔治对于英格兰的重要文化意义。

圣乔治是古罗马一位军官,为了维护基督信仰而殉难。英国人对圣乔治的崇拜,流行于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期间。英格兰的“狮心王”理查一世——金雀花王朝第二位英格兰国王(1189—1199年在位),参加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之时,在传说中圣乔治屠龙的地方获得大胜,他认为自己受到了圣乔治的庇护,此后圣乔治便被视为英格兰的守护天使。

中世纪时,人们将天使长米迦勒的形象与圣乔治进行了整合,米迦勒—圣乔治的主要法器都是红色十字架或者十字架型的长剑,1277 年英国人设计了一面白底红十字的“圣乔治旗”为英格兰国旗,红色十字架源自于圣乔治屠龙之后,龙血在地上形成十字的传说。

拉斐尔一共画过两个版本的《圣乔治屠龙》,其中一幅由路易十四在1661年收藏,现藏于卢浮宫,另一幅现藏于美国华盛顿国家画廊。

卢浮宫的这一幅尺幅只有30厘米高,应是当年巴尔达萨雷拜见亨利七世所携带的礼物。这一版本的《圣乔治屠龙》中,白马高高跃起,身着黑色盔甲的圣乔治正挥刀砍向恶龙,马蹄下断裂成几段的长枪,暗示了此前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在远景中,被解救的公主正慌张奔跑。

公主、白马、圣乔治、恶龙成一条四十五度斜线排列于画面,每一位都向着不同方向运动,为画面带来一种有节制的、运动的旋律感。

美国国家画廊所藏的这幅《圣乔治屠龙》完成于1506年,也就是拉斐尔在乌尔比诺首次受到教皇召见的这一年。这幅画作同样也是圭多巴尔多公爵向他定制的。

《圣乔治屠龙》 28.5cm × 21.5cm 美国国家画廊,1504-06年

与前一幅尺幅类似,从画作内容看又有很大不同。圣乔治正用长枪刺向恶龙,右侧的公主并没有因为惊慌而奔走,而是淡定地跪立在地上祈祷,与圣乔治和恶龙的激烈搏斗,形成了一种对比关系。

同一时期,拉斐尔还做过一幅《圣米迦勒屠龙》,这个形象手执红色十字盾牌,但背后有翅膀,所以应是大天使米迦勒,他所搏斗是的恶魔撒旦化身的恶龙。由上述拉斐尔这三幅画作,我们也可以大致体会一下,在西方的文化背景中,米迦勒与圣乔治的图像逐渐融合的过程。

比拉斐尔大12岁的北方画家丢勒——他是我们此后将要重点介绍的画家,也在同一时期创作过一幅版画《圣乔治屠龙》,相比拉斐尔这幅宗教寓意画显得严谨,但也缺乏了一些韵律与和谐。

若是为英国人送礼物,当然《圣乔治屠龙》这样的题材再合适不过了。此后一个世纪,另一位佛兰德斯外交官、鲁本斯也做过一幅巴洛克风格的《圣乔治屠龙》,我们先来提前感受一下:

在1506年得到教皇召见之后,拉斐尔大约在1508年9月前,从佛罗伦萨移居到了罗马。

这个时间点依据于这年9月,他从罗马发出了一封写给当时的乌尔比诺公爵弗朗切斯科·玛丽亚一世的信件;次年1月,在教廷支出的账单上,新添了一位画家的薪酬——拉斐尔。

这表明从1508年底开始,他已经到达罗马,着手为尤里乌斯二世的居室创作湿壁画了。而在半年前——1508年5月10日起,老米也开始在数步之遥的西斯廷教堂中开始了他的“创世纪之旅”。

这时的梵蒂冈内也弥漫着火药的味道,这有点像4年前,达芬奇与老米在佛罗伦萨维奇奥宫的那次对决。

据说当米开朗基罗被教皇派去博洛尼亚监督铸造铜像期间,按照规定将西斯廷教堂的钥匙交给了典仪大臣,这位典仪大臣悄悄将拉斐尔带入教堂观摩过老米正在创作的天顶画,另外一种说法是拉斐尔的老乡,教皇的亲信布拉曼特在夜晚偷偷带拉斐尔进入西斯廷,窥视老米的创作进展。

总之,老米的西斯廷天顶画的第一批专业观众中,拉斐尔是其中之一。他被米开朗基罗的画技、气魄所折服,曾感慨说:“有幸生活在米开朗基罗的时代”。

而老米的心中,一直怀揣着总有奸人要害自己的心里阴影,他一直认为拉斐尔的画作中,部分窃取了自己的想法。

让拉斐尔在罗马首次成名的画作是《圣礼之争》,它被绘制在梵蒂冈教皇宫二楼的一个房间的东面墙上。

尤里乌斯二世为了和亚历山大六世保持距离,不愿意沾染前任的邪气,坚决不住前任住过的房间,于是挑选位于二楼的房间作为自己的居所和办公环境,这些房间中本来已经有当年佩鲁吉诺等人所作的装饰画。

尤里乌斯二世看过拉斐尔所作的这幅《圣礼之争》后,便决定全部交给拉斐尔和他的团队来完成,不惜涂抹掉以前的画作,而在拉斐尔的请求下,才在一个厅(博尔戈火灾厅)中的天顶上留下了佩鲁吉诺的作品。

拉斐尔首次完成第一幅壁画的这个厅,是教皇日常签署文件的办公地,故名签字大厅(Stanza della Segnature),在当时也被用作审判厅,每周有两次开庭。

尤里乌斯二世认为:“人类的精神来自于四个基础部分:神学、哲学、诗歌和法学,四者构成了我们凡人按照上帝的意志从无知中所能提炼的一切。”

拉斐尔的工作便围绕他的这个圣谕来进行,继在东面墙上《圣礼之争》后,他又在这个厅北墙完成了《帕尔纳斯山》,此后是西墙的《雅典学院》和南墙的《三德像》。

如果你去到签字大厅,除了这四面墙外,也不要错过精彩的天顶画。拉斐尔和他的团队在上边分别画了四幅寓意着神学、哲学、诗学、法学和道德的四位女神,此外还有四幅取自圣经和希腊题材的实体画。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其中这一位寓意着诗学的女神像,她手执书本,旁边围绕着两位小天使。

你也许会觉得这类的构图有些类似于老米在隔壁西斯廷教堂天顶画中的那一类预言家的处理方式?难怪,老米此后一再提及,拉斐尔和布拉曼特抄袭过自己的创意。

如今的游客若是按照梵蒂冈博物馆给出的官方线路,从东向西,首先经过康斯坦丁大厅、伊利奥多罗厅、签字大厅和博尔戈火灾厅——这并不符合拉斐尔团队当时的创作顺序。

Author Image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